Mostella

✨Ecallis的图书馆✨
啥都有的乱七八糟堆放地,日常活跃于微博@-Ecallis-。
十分热衷于描绘原创角色Aphrodia & Hyrowildr。
随想和零碎的创作会整理集合于个站(yeelorn.elacg.net或通过网页端的Yeelorn选项直达),如果发现被河蟹,可去那里看备份。就算没事也很欢迎交流:D!

狂草的宴会小故事

       又到了每年例行宴会的日子。那些被贵族阶层内定出来的、几乎完全代表不了人类的人类代表,不仅与守护者的理念不同,也因为对这个出自于人类却比人类更为强大的种族心存戒备,所以两个种族之间的关系显然并不好。但出于太多原因,他们不得不合作,于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如这宴会一样,表面一派和谐,各人心下却暗流涌动。

       希洛对于这种状况向来没辙,祂也不喜欢这样的场面,但作为高阶军官,祂不得不出席。熟悉的朋友都忙于应酬,祂自己虽然避开了人群,却也无事可做。

       直到祂漫无目的地游离着的目光瞥到了会场边缘的艾芙。这个侍从虽然平时和希洛居住在同一所房屋里,但一个月前艾芙便加入了希维纳斯手下的护卫队,希洛最近也很忙碌,所以两人反倒很久没见过面了。惊讶之余,希洛毫无犹豫地向那里走去。

       艾芙听到了靠近的脚步声,便抬头望向了来人,大概是出于和希洛同样的想法——惊讶于两人竟然隔了如此之久都没打过招呼,也有可能是被那一袭军礼服的打扮给惊艳到了,她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结果还是希洛先开口:“好久不见。在希莉手下工作了一个月,有什么感想吗?”

       有人开了先口之后,对话就变得容易起来,艾芙很轻松地回答道:“真是好久不见。她是一位很好的长官,也是一位很温柔的前辈,我学到了不少呢。”

       希洛笑了,不如说经常不自觉板着脸的祂,在往艾芙这里走来的时候就不自觉地微笑起来了。“看来你很满意这份工作,那就好。不过,我还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今天的护卫之一……”

       “哼哼,我还是小队的队长呢。”艾芙故意做出一脸得意的样子,引得希洛又发笑了。见到祂开心的模样,艾芙的心情也总是会好起来,这点每次都令艾芙自己感到不可思议。“那么你呢?最近都没怎么见到你,工作很忙吗?”

       “是啊,”希洛疲惫地长叹一声,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打断了她,伴随而来的还有地面堪比地震般的摇晃。

       但是这一切在短短几秒内就立即停下了,再过了几秒也没有动静,“这不是地震吧?”艾芙异常平静的声音从骚乱的窃窃私语之中传来。

       希洛皱起了眉头,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我觉得不是。”祂回答道。

       艾芙没有再说下去,但两人心底都明白,如果这只是普通的地震就好了。

       身为队长的艾芙召集了周围的几位队员,准备加入其他护卫队的奔走行列。离开之前,艾芙回头与希洛道别:“三队和五队已经开始维持场内秩序,这里的人手应该够了。我们准备去调查来源,先走一步。”

       希洛点头,“我会在这里协助维持秩序,让来客们安全撤退。小心行事。”说罢,祂向艾芙敬了军礼。

       艾芙愣了一下。一是因为希洛的军衔高于自己,率先朝自己敬礼似乎不是那么符合礼仪。另外便是,两人之间以前从未像现在这样,以军人的姿态面对彼此。曾经的希洛过于维护艾芙,生怕她沾上哪怕一丁点的危险,所以不愿意让她加入军队,保护程度已过分到让艾芙以为自己是祂生前死去的女儿。

       所以这个军礼所包含的意义,对艾芙来说太深沉了。她轻轻微笑,回了一礼,随后坚定地离去。

=============================================

       突然奇想随便画的,然后根据画的东西又突发奇想写了一小段。军装属于脑子里有个模模糊糊的概念,但没去深究过的,如果画错了请不要打我……

       我在考虑在LOFTER开个子博客,专门放这个故事相关的文章,因为个站太不稳定了……

评论

© Moste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