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tella

✨Ecallis的图书馆✨
啥都有的乱七八糟堆放地,日常活跃于微博@-Ecallis-。
十分热衷于描绘原创角色Aphrodia & Hyrowildr。
随想和零碎的创作会整理集合于个站(yeelorn.elacg.net或通过网页端的Yeelorn选项直达),如果发现被河蟹,可去那里看备份。就算没事也很欢迎交流:D!

Nostalgia

       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在上海以外的地方长期居住过,所以不太懂思乡情。下午睡了一觉,就梦到我离开了上海,似乎是因为逃避战乱的缘故,辗转到了日本某地,在那里定居了一段时间。它在地图上是位于九州岛南部的一块凹进去的地方(日本的内海),地名是两字,其中一个字是江,不过是梦里臆想出来的。某天黄昏,我看着城市里沿海的景色,觉得很美,但是和在上海时看到的景色不一样。转念一想,上海那样的景色除了上海以外就哪里都看不到了,而现在(梦里)就算回到上海,多半也什么都没了,突然就觉得很难过,这大概就是思乡情?

       随后我又辗转到了西方的某地,依然觉得那里的黄昏城景也很美丽。再之后的事就不太记得了。

       闲着没事跑去查了下,日本有一片濑户内海,还真在那上方附近找到了名字中带江、只有两个字的地名,是一座岛,叫做江田……有点意思。
       会梦到这个,大概也有昨天我从学校骑车回家的缘故。昨天下午我走到地铁站,过了安检突然想起交通卡里没钱,于是走到售票机前去了。回家的车票要4元,我打开钱包,嚯!巧了!现金只有三个一元硬币,人生真是戏剧性啊。银行卡里也不满100,得了,骑车回家吧,正好小黄车本周免费。当时在和尼桑用QQ聊天,骑上车跟她发了一句“上路了”,就出发了。
        下午四点刚过,太阳正在下落。我背着太阳骑行了一会儿,发觉学校附近原来有这么多有意思的工厂和学校一类的地方,其中一座工厂的两幢房顶之间系了一条绳索,估计是很久没有清理,两幢房子上爬山虎盖得满满当当,甚至顺着那条绳索生长,并且多到垂了下来,像晾床单似的。
        昨天的夕阳很美,让我这一路都心情愉快,甚至唱起歌来了。遗憾的是为了安全考虑不能听歌,也不能随时停下拍摄眼前的景色,只有这两点是比不上散步的。我一直在想,要是能在车上绑一台摄像机记录下全程就好了,或者发明一种摄像眼镜,能做到镜头中的画面与眼睛所看见的一样,开关拿在手里,按下就可拍摄……胡思乱想中,我路过了传说中那座大江户温泉旅馆,周四下午看起来没什么人的样子。自己只是一介穷苦学生,这种资本主义高档设施(滑稽)纯粹地路过一下就行了。
        还路过了铁轨!看到指示灯的时候我想“哇原来上海现在还有这样的铁轨啊!”骑过去的时候扭头看了一会儿,铁轨往太阳延伸而去,在昏黄色里闪闪发光,美极了,可惜不能在马路半当中停下来拍摄。还从桥上看到了感觉很开阔的江面,一路上开花的桃树,没有什么人却似乎很有意思的商场等等等等,不拍照果然就不太想得起来了。到了以前待过的高中临时校区时,这次骑行差不多就接近尾声了。最后我迎着太阳骑行在从小就常路过的那条马路上,回到了家里,尾椎痛且腿酸。
        黄昏与nostalgia总是联系在一起的,即使我就在家乡,望着笼罩在夕阳光辉里的景色,就会觉得“啊,好怀念啊,但是到底是在怀念什么?这种感觉真的是怀念吗?”自己都搞不清楚,也没法表达出来。
        顺带一提,途中我一拍脑袋,“我傻啊!为什么不能去乘公交车呢?只要两块钱就能回家了啊!”尼桑表示“我绝对不能笑……hhhhhhh”但这次骑行还挺愉快的,我就继续骑下去了,而且还有点多做尝试的念头。


评论
热度(1)

© Moste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