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tella

✨Ecallis的图书馆✨
啥都有的乱七八糟堆放地,日常活跃于微博@-Ecallis-。
十分热衷于描绘原创角色Aphrodia & Hyrowildr。
随想和零碎的创作会整理集合于个站(yeelorn.elacg.net或通过网页端的Yeelorn选项直达),如果发现被河蟹,可去那里看备份。就算没事也很欢迎交流:D!

=失乐园 Paradise Lost= -2-

前篇    目录    后篇

        莫斯缇拉是一座无限大的图书馆,据称馆藏有世界上所有的书。白色天光散漫地透过由暗金色金属支架支撑着的高大玻璃穹顶,将整个图书馆笼罩在柔和的朦胧里。地面铺着黑白相间的大理石,一排排深棕色木质书架鳞次栉比地排列着,书架们高耸入天际,抬头向上望去,甚至能看到隐约的云雾,但那显然并不是真的云雾,否则书会受潮、无法保存。行走于其中,若是漫无目的,你会迷失方向;如果心中目标确凿,图书馆自会把你引向你的所想。
        艾芙从以前开始就喜欢在这里读书。地面虽然是大理石制,却有着恰到好处的温暖,即使直接就地而坐,除了地板太硬以外也不会有任何不适。时至今日艾芙也没明白这奇妙的地板的原理,只知道是前任守护者所使用的某种逆术导致的。除此之外,恰到好处的白色天光既能让人看清字里行间,又让人觉得图书馆里是令人舒适的昏暗,是一个堪称完美的阅读环境。关于这一点,艾芙也还未弄明白:莫斯缇拉不在通常的空间之中,仅通过一扇门与外界相连,在这图书馆的外部究竟有着什么,她还未曾窥探过,所以对于那白色天光的来源,她也一概不知。
       另外,图书馆里一直都很安静:它几乎是无限大,即使有其他人在也鲜少会遇上,而且大家都有工作缠身,来图书馆里读书的人也不多。艾芙那时没有被付以任务,闲暇的时光多到可以怀疑在世的意义,每当她感到无所适从时,就会来到这座图书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如今,她的时间更是多到难以想象,大部分时间她都待在图书馆中。而且,除了她与希洛以外,还会不会有第三个人也完全是说不准的事。从前她很喜欢安静,现在却觉得这种静谧有时令人发狂,正在她希望能有些声音陪伴的时候,图书馆领着她来到了某个角落,从那里的柜子中,她找到了一台留声机与一些唱片。于是,在以前鲜少有空光顾图书馆的希洛的记忆中,莫斯缇拉一直是与音乐联系在一起的。
       现在正是清晨,艾芙如同往常一样,在鸟儿开始啼鸣的时分便从睡梦中醒来,梳洗一番后直奔图书馆。距离希洛从冬眠舱内被唤醒的那天已经过去了七年光景,两人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找到了莫斯缇拉图书馆的所在——位于他们曾经的首都内。城内多了些坍塌的废墟,但两人的旧居还算完好,距离图书馆也很近,于是希洛对其修缮了一番,两人继续居住于此。
       他们在寻找图书馆的一路上已经见到了不少熟悉的动植物,由此可见物种并没有灭绝,冬眠舱的检测系统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才会给他们那样错误的信息。他们便开始联想,兴许人类也有幸存者残存呢?怀着这个期待,他们花费大量时间在图书馆内学习知识,并根据前任守护者所遗留的笔记,找到了位于窀穸内部的另一个生命体检测系统。系统的硬件位于窀穸的地下,其庞大的体积与众多的部件显而易见地展示着它的精巧与复杂,遗憾却不令人意外的是,大部分硬件已经因年久失修而废弃了,希洛在阅读了大量关于机械的书籍、消化理解了好一会儿后,又对多种机械做了许多试验,才在四年前初步恢复系统的光学检测功能。
       顾名思义,这种功能使用某种光学感应器来监测指定范围内的事物。判定事物是否为生命体的方法基于动物的行为模式,原理如下:光学感应器会在监测范围内寻找正在运动的事物,当它认为该事物正按照某种动物的模式行动时,便判定其为该类物种,同时发出提示。至于系统的判断是否准确,还需经过两人的确认,但在系统那庞大的硬件周围,他们并没有找到显示器,更不知道那神秘的光学感应器究竟在何处,因此每当收到提示,只能亲自前往实地确认那里是否真的有动物存在。
       窀穸的地下很暗,不是个适合读书的去处,所以两人大部分时间仍然待在图书馆。为此,希洛在窀穸与莫斯缇拉之间建立了一条通路,使得窀穸内响起的提示能够传入图书馆,这样一来,即使两人在馆内学习,也不会错过任何提示。这个小工程比较简单,没有花祂太多精力。
       真正令希洛头疼不已的是动物行为模式的判定准则。最初修复完成时,他们立刻接到了成千上万条“检测到生命体”的提示,幸好艾芙及时关闭了系统,否则希洛此时可能还忙于研究中央处理器的制造方法。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准则的范围过广、不够精确,于是艾芙一边学习系统的语言,一边试着完善准则,总算是让系统变得内敛了一些,不再疯狂地报告自己找到了会动的东西,但它还是经常把随风舞动的旗帜、摇曳的植物、扬起的大片风沙、海浪与旋涡等似乎有些规律的东西判定为动物,让千里迢迢赶赴实地的两人身心都疲惫不堪。
       这当然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于是艾芙继续添加判定准则的长度,同时新写了一个数据库,让已被两人实地确认的物种存入其中,并使光学检测系统不再报告同类动物,结果似乎让系统变得过于腼腆了,总是隔上许久才报告一回。这应该能算得上是好事,因为这说明艾芙已经基本成功地把现存的动物行为模式录入数据库;但这也能算是坏消息,因为这说明系统很少能找到未被录入系统的新物种,包括人类。
       艾芙曾为此忧虑不堪,希洛提供的解释令她宽慰了些许:那神秘的光学感应器也许没能把范围拓展到全世界,或者是它的分辨率不足够,也有可能是判定准则还不够完善等等。总结下来便是:可能导致失败的原因太多,能够保证成功的原因则一个都没有。
       艾芙认为这几乎适用于世上的所有事情。是啊,从来没有人保证过他们一定会找到幸存的人类,或是成功地完成使命。他们很有可能是这颗星球上唯二的智慧生物,且要因为自己的细胞不会程序性死亡而永远活下去。到了一定的时候,他们会不会因为疯狂而自杀或是互相残杀呢?艾芙以前只把这个想法当做一闪而逝的恶趣味,最近它在她脑海里的停留时间却越来越久。
       她晃了晃脑袋,似乎这样就能把那个可怕的想法甩出去似的,随后振作精神,将目光移到面前的书架上。图书馆已经将她领到了心中所向之前,满满一架子全是生物行为学相关的书籍。艾芙下意识地用手轻抚上书脊,随着向前的步伐,手指轻柔而缓慢地划过一本本载满知识的典籍,莫斯缇拉入口处的金属牌匾上所镌刻的铭文浮现于她的脑海里:
       “万物凝练成字,诸字组合为语,数语造就出句,而句描绘世间万物;将这些语句落笔于纸上、编汇成册,即为书。于是书便包涵了万物,收藏书本之所便自成一个世界:这里是包罗万象的图书馆。”
       图书馆自身已成一个世界,一个以文字为载体、没有生命、完全由信息与概念构成的世界。那至少不是三维世界,或者也许根本没有维度的概念,但那究竟又会是什么模样?自己多半是想象不出来的。其实外边世界里的生命体也不多,二者的差别似乎也不是那么大。
       艾芙发现自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她认为这些无意义的想法是自己忧郁的根源,正是这些想法降低了自己摄入知识的效率,也让自己怀疑存在的意义。为什么她总是不能控制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东西呢?心烦意乱之下,她随意地抓起一本书,走到了书桌之前。
       等到希洛找到艾芙的时候,她已经读了好一会儿的书,却还是在翻来覆去地看头几页。她曾向希洛倾诉过,因此希洛理解她正在皱眉的缘由,却也无能为力。祂已经多次真诚地告诉艾芙,不需要为自己难以集中精神感到自责,显然这没有太多用处,否则她现在就不会满脸沮丧了——只是很隐约的,但希洛看得出来。
       希洛暗自决定,先微笑着对艾芙道声早安。正在这时,击锤迅速敲打金属铃的声音从某处响起——提示来了。
       距离上一个提示已经时隔一年之久,艾芙反应很大,几乎是立刻就按下了书桌上的一个按钮,铃声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男女莫辨的机械声音,语调平板地播报出一串坐标与地名。希洛取出随身携带的指南仪,它在大小与结构上都与怀表相似,表内比起通常的指南针来多了一根指针,在普通的指南针部分外、环绕着表的周围,安装有一圈滚轮,一位字母滚轮后排着五位数字滚轮为一组,共安了两组。字母表示东西南北,数字代表具体坐标,希洛将它们扭到与刚才所听到的坐标一致,指针于是也定在了一个方向上,告知应向何处前进。
       希洛与艾芙对视一眼,后者点了点头,将书本留在桌上,起身离开。
       发出提示的地点在地理上似乎没有特别的限制,有时近在几十公里处,有时又远至另一半球,两人光是在路程上就要花去很久时间,到了目的地时,即使真的有动物的存在,也很有可能已经离开,所以希洛最近已经着手学习交通工具方面的知识,至少造出的机械要比两人的飞行速度更快。好在这次的坐标离图书馆不算很远,两人在空中飞行了一个上午便抵达了目的地。
       指南仪的精度只到小数点后两位,两人需要在大约一平方千米的区域内进行搜索。这次的目的地位于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之上,地形没有大的起伏,也没有山石树荫一类的掩体,从空中就能得到极佳的视野,两人甚至不用落地就能确定没有看见动物的踪影或痕迹。
       “会不会是昆虫?它们会被草所掩盖。”希洛试探性地问道。
       艾芙摇头,“你还记得我们见到过的许多老鼠吧?系统所能勉强检测到的最小动物是猫。”
       “……看来我得加紧研究其他检测方式了。”
       艾芙没有回应。希洛有些担忧地望着她,当风令她的头发飞舞起来的时候,她伸手指向地上的某处,“看。”
       希洛依言低头,看见下方的草原随风而动,如同波浪般从四面八方涌向各处。除此之外,星星白点也在视野里闪动着,祂定睛细看,才发现那是白色的花瓣,不知是从何处落下的,在草原上舞出了旋涡的轨迹。
       “那就是……”
       “没错,现在毕竟是花落的季节,有这样的现象也不奇怪……是我没有想到。我以为它和水的旋涡模型是通用的,但似乎并不是如此……”
       “像这样的旋涡在海上和陆地上应该时有发生,系统并不是每次都会报告,也许这次只是因为轨迹极其特殊。你不需要自责,毕竟这工作对我而言,听起来就觉得头痛……能做到现在的地步,已经很足够了。”
       “我们还是没有找到想要的信息。”艾芙的语调平缓到仿佛没有生机,“既然是这样,那就是我没能做到应该做的事,我的能力还不够。”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希洛靠近艾芙,伸手去牵她的手。艾芙一动不动地任由祂摆布,那副模样让希洛越看越心惊。“无论你有多努力,假如仪器精度不满足我们的需求,那么找不到信息就是必然的结果。有些事——而且是大部分事,完全超出了我们的能力之外,我们不需要将那些都视为自己的责任。”
       “那不正是因为我还不够强大吗?”艾芙的声音充满压抑的怒意,她皱着眉,将目光转向身侧的希洛,却不与祂对视。“科学的力量……应该是无所不能的,而我却把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了那么多毫无意义的事上。到了现在,在困难面前,我无能为力、无计可施。”
       希洛没有料到她的突然变化,吓得耸了耸肩。艾芙也注意到了希洛的动作,抬眸看了希洛一眼,那是一双噙满泪水的红眸,很快又为了掩饰而望向别处,“抱歉……对不起,我没想……”
       希洛放弃了说理,将艾芙拥进怀中。等到泣音渐息,怀里传来的声音恢复了如常的平静,也多了些生气:“我明白,我应该能理解你想说什么。虽然明白,但我还是很快就又走入死胡同里。我们……到底在做什么?”
       “我不知道,”希洛回答,“我也不敢想得过于深入。”
       “但是,问题就摆在那里,即使你现在不去想,终有一日,你也必须去面对。”
       “那就把它拖下去吧,直到不得不面对的那天来临。在那之前,努力去做能够做到的事,也许会为这样无解的困境带来转机。”
       艾芙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轻轻笑了,“你总是这样理性,而我却根本无法做到,真让人羡慕啊。”
       “我……”希洛欲言又止,“……没什么。既然没有找到新的生物,我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两人最后还是选择回到了图书馆内,只是这回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让希洛长舒了一口气。祂本打算再陪艾芙多呆一会儿,但艾芙表示自己没事,让祂去忙自己的事即可,于是祂回到了自己堆满计算公式的工作桌前。
       坐下没有多久,希洛便觉得心下有些烦躁,无心去读那些厚重的书卷。艾芙刚才的话语还在脑海里盘旋,祂不禁自嘲地想,用理性来称赞自己实在是不合适。祂之所以能够继续工作,与理性沾边的自律能力只占了一小部分,更大程度上是因为她还在这个世界上。七年前初醒来的情景,祂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但能大概地想起自己那时有多么无助地祈求她的存在。
       不去思考一切的意义与目的,只要她在、为了她行动就足矣——这样把一切责任都推到她身上的做法其实感性极了,也卑鄙极了。她最厌恶阻碍理性的感情,如果她知道自己其实是这样想的,又会如何呢?
       呆了半天,书是一点都没看进去,希洛最终摇了摇头,放下书本,朝着她的所在走去。
       走得近时,隐约有乐声传来,大概是她在播放某一张唱片。悠扬的音乐与美味的食物一样,带有惊人的魔力,能令人轻易地心生愉悦,希洛心下的烦闷很快便消了大半。
       空旷的大理石地面映入视界时,她正在其中随乐起舞。被黑色绸缎包裹的腰肢轻盈地扭动着,裙摆亦随之摇曳;纤细的手腕上,层层金镯互相碰撞,发出的声响有如铃音,足链亦随着双腿的动作细索地晃动。希洛一直发自内心地认为,这身装扮实在是太衬她了,不仅是黑与金的配色,那身裙装将她的身形完美地勾勒了出来,特别是……胸下的那一小片空隙,有时总令祂难以移开目光。
       她一个转身,在旋转的裙摆落下时看到了祂,忽然有些拘谨地收敛起来。继续,希洛本想说的,但祂还未开口,她复又举起手来挥舞,踩着乐声的鼓点,一步一步向祂舞近。
       是应该像男子一样张开臂膀迎上前去,还是当如女子一般与她共舞?希洛不知道自己的这具身体究竟该做什么才恰当,但艾芙接近时,祂被那双挑逗意味的红眸迷惑了,脑中已没有什么思考的余地,身体自然而然地舞动起来。
       这支舞——她曾教过祂的。在遥远的过去,在自己与她还未成为军人时,在他们没有遭遇不幸前,在他们还年少时。一个已不知距今有多少年岁的黄昏,夕阳透过玻璃窗染尽室内,那个女孩温柔地微笑着,教自己应当如何舞蹈。
       当年那懵懂的自己也曾思考过未来的许多种可能性,或是成功实现夙愿,或是败得一踏涂地,或是碌碌无为,或是隐遁山林。如今看来,尽是些白日做梦的妄想,但此刻的现实更是那时的自己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的境地,比妄想更无妄。
       只有她与自己存在的世界,对她而言是难以忍受的漫无目的与孤独,对自己而言,却是至高无上的乐园。假如像自己这样,什么都不要去想,只要一心一意地为她而活,便能不受烦扰地快乐地活下去。但她拒绝如此,她所追求的是智慧的果实,一旦见识过深渊的幽邃,又不愿移开目光、用无知把自己包裹起来,堕入深渊就是再容易不过的事。她正企图探求更多,也正朝着深渊行去,而当她堕入深渊,自己的乐园也就不复存在。因此,对于现在的境况,称之为失乐园或许更恰当一些。
       如果那时的自己知道现在的情景,祂会对这样自私的自己感到失望吗?还是对于这个她仍然存在的末世感到些许的庆幸?毕竟那时的自己不知道未来将会面对的种种苦难,也没想到会对一同携手渡过困境的她产生这样深厚的感情。
       不知道,什么都不想去思考。在舞动之中,在音乐之中,在她的目光里,将一切都忘却干净,纯粹地沉浸在欢愉里,做一场永不醒来的美梦。
       这不是自己应有的样子,祂是知道的。
==============================================
       后半部分才是最初浮现在我脑海里的东西,以及我想表达的,但是写不好,太迷幻了……我并没有旨在表现两人之间的爱恋,但如果你认为它是如此,那么就是如此吧,是我没有写好。

       我想表现人物在想什么,可两个人性格设定都是不太会没事对别人倾诉的闷骚型,没有第三个角色在场,很难通过对话或是动作表现出来,最后干脆放飞自我,全都用心理描写orz……

       写得最顺畅的是光学检测系统hhh不过还是得说,文中出现的所有迷之科技都是我臆想出来的。

评论
热度(2)

© Moste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