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tella

✨Ecallis的图书馆✨
啥都有的乱七八糟堆放地,日常活跃于微博@-Ecallis-。
十分热衷于描绘原创角色Aphrodia & Hyrowildr。
随想和零碎的创作会整理集合于个站(yeelorn.elacg.net或通过网页端的Yeelorn选项直达),如果发现被河蟹,可去那里看备份。就算没事也很欢迎交流:D!

《带上她的眼睛》

       读完了这本刘慈欣短篇小说集 I。其中个人较喜欢《带上她的眼睛》、《乡村教师》、《中国太阳》和《朝闻道》。

       本书与前段时间读的《银河系搭车客指南》(超有趣!准备等书展的时候去买后续)完全不同,虽然两者同为科幻,《银》更加侧重幽默感,充满了通过宏大的宇宙与渺小的人类、冰冷的规则与人情冷暖的对比而产生的黑色玩笑,读起来很轻松愉快。《带》则缺乏那样的幽默感,更像是“披着科幻的皮描写人文”。个人认为书中对于人类在宇宙面前的种种反应,似乎有一种想当然的推测,反倒显得有些傲慢了。当然也不否认可能是我高估了人性。

       之前读《三体》三部曲时没有太大的感觉(可能是读txt所以读得太快不太认真的缘故……),但从这本纸质书里的确感到了大刘的太过质朴的文笔以及对女性人物的塑造问题……不过文笔虽被诟病,偶尔也有惊喜之处。一些细微的剧情虽然简单,却能令我为之动容,于是做了书摘整理发布在这里。

《流浪地球》 P81

        我们的汽车终于登上了山顶,喷口就在我们头顶上。由于光柱的直径太大,我们现在抬头看到的是一堵发着蓝光的等离子体巨墙,向上伸延到无限高处。这时,我突然想起不久前的一堂哲学课,那个憔悴的老师给我们出了一个谜语:“你在平原上走着走着,突然迎面遇到一堵墙,这墙向上无限高,向下无限深,向左无限远,向右无限远,这墙是什么?”
        我打了一个寒战,随后把这个谜语告诉了身边的小星老师。她想了好长一会儿,困惑地摇摇头。我把嘴凑到她耳边,把那个可怕的谜底告诉她:“死亡。”
        她默默地看了我几秒钟,突然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我从她的肩上极目望去,迷蒙的大地上,耸立着一座座金属巨峰,从我们周围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巨峰吐出的光柱,如一片倾斜的宇宙森林,刺破我们摇摇欲坠的天空。
        P.S 其实最初就是冲着这段话才想看的。

《乡村教师》 P123

       他累了,停下来喘息着歇歇,看着跳动的烛光。鲁迅写下的几段文字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那不是《狂人日记》中的,课本上没有,他是从自己那套本数不全、已经翻烂的《鲁迅全集》上读到的,许多年前读第一遍时,那些文字就深深地刻在他脑子里: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绝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这段与其说是做《带》的书摘,不如说是在做鲁迅的书摘233

《微纪元》 P164

       那时人们常谈起一个笑话,说的是一个人同上帝的对话:上帝啊,一万年对你是多么短啊?上帝说:就一秒钟。上帝啊,一亿元对你是多么少啊?上帝说:就一分钱。上帝啊,给我一分钱吧!上帝说:请等一秒钟。

《全频带阻塞干扰》 P194

       卡琳娜指着一家古玩店的门口,“那儿,我爷爷就死在那儿。”

       “可这里好像没有遭到空袭。”

       “我说的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才四岁。那个冬天真冷啊。暖气停了,房间里结了冰,我只好抱着电视机取暖,听着总统在我怀中向俄罗斯人许诺一个温暖的冬天。我哭着喊冷,喊饿,爷爷默默地看着我,终于下了决心,拿出他珍藏的勋章,带着我走了出去,来到这条街。那时这儿是自由市场,从伏特加到政治观点,人们什么都卖。一个美国人看上了爷爷的勋章,但只肯出四十美元。他说,红旗勋章和红星勋章都不值钱的,但如果有赫梅利尼茨基勋章,我肯出一百美元;光荣勋章,一百五十;纳西莫夫勋章,两百;乌沙科夫勋章,两百五;最值钱的胜利勋章你当然不可能有,那只授给元帅,但苏沃洛夫勋章也值钱,我可以出四百五十美元……爷爷默默地走开了。我们沿着寒风中的阿尔巴特街走啊走,后来爷爷走不动了,天也快黑了,他无力地坐到那家古玩店的台阶上,让我先回家。第二天人们发现他冻死在那里,一只手伸进怀中,握着他用鲜血换来的勋章,睁大双眼看着这个他在七十多年前从古德里安的坦克群下拯救的城市……”

《中国太阳》 P283

       “庄部长,二十多年前,你不止一次地改变了我的人生方向。”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沿着那个方向走了这么远,已远远超过我了。”庄宇感慨地说,“好吧,很有意思,让我们继续讨论下去吧!嗯……很遗憾,这个想法是不可行的:中国太阳最合理的航行目标是火星,可你想过没有,中国太阳不可能在火星上登陆。如果要登陆,将又是一笔巨大的开支,会是这个计划失去经济上的可行性;如果不登陆,那和无人探测器一样,有什么意思呢?”

       “中国太阳不去火星。”

       庄宇迷惑地看着水娃,“那去哪里,木星?”

       “也不是木星,去更远的地方。”

       “更远?去海王星?去冥王……”庄宇突然顿住,呆呆地盯着水娃看了好一会儿,“天啊,你不会是说……”

       水娃坚定地点点头,“是的,中国太阳将飞出太阳系,成为恒星际飞船!”

       与庄宇一样,全世界顿时目瞪口呆。

       庄宇两眼平视前方,机械地点点头:“好吧,就让我们不当你是在开玩笑。让我大概估算一下……”说着,他半闭起双眼开始心算。

        “我已经算好了。借助太阳的光压,中国太阳最终将加速到光速的十分之一。考虑到加速所用的时间,大约需要四十五年时间到达比邻星。然后再借助比邻星的光压减速,完成对半人马座三星系统的探测,再向相反的方向加速,用几十年时间返回太阳系。听起来是个美妙的计划,但实际上只是一个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你又想错了。到达比邻星后,中国太阳不会减速,而是以每秒三万多千米的速度掠过它,并借助它的光压再次加速,飞向天狼星。如果有可能,我们还会继续蛙跳,飞向第三颗恒星、第四颗……”

        “你到底要干什么?”庄宇失态地大叫起来。

        “我们向地球所要求的,只是一套高可靠性但规模较小的生态循环系统和……”

       “用这套系统维持二十个人上百年的生命?”

       “听我说完。和一套生命低温冬眠系统。在航行的大部分时间,我们处于冬眠状态,只在接近恒星时才启动生态循环系统。按目前的技术,这足以维持我们在宇宙中航行上千年。当然,这两套系统的价格也不低,但比起人类从头开始一次恒星际载人探测来,它所需的资金只有后者的千分之一。”

       “就是一分钱不要,世界也不会允许二十个人去自杀。”

       “这不是自杀,只是探险。也许我们连近在眼前的小行星带都过不去,也许我们会到达天狼星甚至更远,不试试怎么知道?”

       “但有一点与探险不同:你们肯定是回不来了。”

       水娃点点头:“是的,回不来了。有人满足于老婆孩子热炕头,从不向与己无关的尘世之外扫一眼;有的人则用尽全部生命,只为看一眼人类从未见过的事物。这两种人我都做过。我们有权选择各种生活,包括在十几光年之遥的太空中飘荡的一面镜子上的生活。”

       “最后一个问题:在上千年的时间里,以每秒几万甚至十几万千米的速度掠过一颗又一颗恒星,发回人类要经过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才能收到的微弱的电波,这有什么意义?”

       水娃微笑着向全世界说:“飞出太阳系的中国太阳,将会使享乐中的人类重新仰望星空,唤回他们的宇宙远航之梦,重燃他们进行恒星际探险的愿望。”

《朝闻道》 P300

        科学家们沉默了。在他们眼中,已升得很高的太阳熄灭了,一切都陷入黑暗之中,整个宇宙顿时变成一个巨大的悲剧。这悲剧之大之广他们一时还无法把握,只能在余生不断地受其折磨。事实上,他们知道,余生已无意义。
        松田诚一瘫坐在草地上,说了一句后来成为名言的话:“在一个不可知的宇宙里,我的心脏都懒得跳动了。”
        他的话道出了所有物理学家的心声。他们目光呆滞,欲哭无泪。就这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丁仪突然打破沉默:“我有一个办法,既可以使我得到大统一模型,又不违反知识密封准则。”
        排险者对他点点头,“说说看。”
        “你把宇宙的终极奥秘告诉我,然后毁灭我。”
        “给你三天时间考虑。”排险者说。他的回答不假思索,十分迅速,紧接着丁仪的话。
        丁仪欣喜若狂,“你是说这可行?!”
        排险者点点头。

P311

        最后一个上真理祭坛的人是史蒂芬·霍金。他的电动轮椅沿着长长的坡道慢慢向上移动,像一只在树枝上爬行的昆虫。他那仿佛已抽去骨骼的绵软身躯瘫陷在轮椅中,像一支在高温中变软且即将融化的蜡烛。
        轮椅终于开上了祭坛,在空旷的圆面上开到了排险者面前。这时,太阳落下了一段时间,暗蓝色的天空中有零落的星星出现,祭坛周围的沙漠和草地模糊了。
        “博士,您的问题?”排险者问。对霍金,他似乎并没有表现出比对其他人更多的尊重。他面带毫无特点的微笑,听着博士轮椅上的扩音器发出的呆板的电子声音:“宇宙的目的是什么?”
        天空中没有答案出现。排险者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他的双眼中掠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慌。
        “先生?”霍金问。
        仍是沉默。天空仍是一片空旷,在地球的几缕薄云后面,宇宙的群星正在浮现。
        “先生?”霍金又问。
        “博士,出口在您后面。”排险者说。
        “这是答案吗?”
        排险者摇摇头,“我是说您可以回去了。”
        “你不知道?”
        排险者点点头说:“我不知道。”这时,他的面容第一次不再是一个图形符号。一片悲哀的黑云罩上这张脸,那样生动和富有个性,以至于谁也不怀疑他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最平常因而最不平常的普通人。
        “我怎么知道?”排险者喃喃地说。

《天使时代》 P325

        与后来的传说不同,黛丽丝绝对不是美国政府或其他什么国家派来的杀手,她的谋杀完全是个人行为。事实上,在桑比亚代表团留美期间,美国政府对他们是采取了严密的保护措施的。文明世界要对付的是整个桑比亚国,在此之前不想横生枝节,但这最后一击实在是防不胜防。班机上的空姐们都配有反劫机手枪,这种手枪配备的是不会破坏机舱的橡木弹头,一般来说被击中后不会致命,但黛丽丝是贴着孩子的两眼开枪的。
        “我没有杀人,哈哈,我没有杀人!哈哈哈!”黛丽丝开枪后挥着沾满鲜血的双手歇斯底里地欢呼着。
        伊塔抱着卡多的尸体,眼睛仍看着地面,一直等到黛丽丝安静下来。她把血淋淋的手指咬在嘴里,用疯狂的目光盯着伊塔,一时间机舱里死一般寂静,只听得到孩子头部鲜血流出的汩汩声。
        “姑娘,他是人,是我的孙子,一个能吃饱饭的孩子。”
        黛丽丝在法庭上被判无罪,很快被媒体炒成捍卫人类尊严的英雄。

《人和吞食者》 P354

        大牙最后说:“我们以后有很长的时间相处,有很多的事要谈,但不要再从道德角度谈了。在宇宙中,那东西没意义。”

P371

        “……文明是什么?文明就是吞食,不停地吃啊吃,不停地扩张和膨胀,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元帅深思着说:“难道生存竞争是宇宙间生命和文明进化的唯一法则?难道不能建立起一个自给自足的、内省的、多种生命共生的文明吗?像波江文明那样?”
        大牙长出一口气,“我不是哲学家,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也许答案是肯定的,关键是谁先走出第一步呢?自己的生存是以征服和消灭别人为基础的,这是这个宇宙中生命和文明生存的铁的法则,谁要首先不遵从它而自省起来,就必死无疑。”


评论
热度(8)

© Moste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