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tella

✨Ecallis的图书馆✨
啥都有的乱七八糟堆放地,日常活跃于微博@-Ecallis-。
十分热衷于描绘原创角色Aphrodia & Hyrowildr。
随想和零碎的创作会整理集合于个站(yeelorn.elacg.net或通过网页端的Yeelorn选项直达),如果发现被河蟹,可去那里看备份。就算没事也很欢迎交流:D!

太初有道

       

“主啊,恶人要得意欢腾到几时呢?主啊,求你秉持信义与公正,求你垂听我的申诉,愿你的眼睛查看正真的事。我恒行在你所指引的道路上,主啊,请从罪业深重的剑下将我拯救;求你搭救我的灵魂脱离刀剑,搭救我的生命脱离恶犬之爪。敌人追逼我的灵魂至黑暗之中,与迫我永远做阴间的子民;仇敌逼迫我的灵魂,践踏我的生命,欲令我与恒久的死者一起,居于那被黑暗所封闭的国度。”


        “宗教是麻醉人们的精神鸦片”,我也是如此深信的。因为种种原因而拒绝接受物质世界的真实与人类的渺小、于是为自己造一个全知全能的神,并将自己托付于祂,这是一种逃避。我以前无法理解他们要如何才能自欺欺人到深信不疑的地步,但是如今,信教对我而言似乎也意味着一种解脱。因为在当今世界里,相信正义与真理仿佛与崇拜一位遥不可及的神灵是同样的行径。
        小学的时候第一次从古文里学到“屠夫”这个词语,在字典里翻查一番过后,我又学到了“屠杀”这个新概念。我很害怕,总是不经意就想起这个词,即使在母亲热情的笑容下踏进家门,我的心里也没有释然。
        于是我放下书包,倚在厨房门边,对着正在洗菜的妈妈的背影问道:“妈妈,屠杀是什么意思?”
        她对我解释了一番,具体内容已不记得,只知与平常语气无异,单纯地在回答一个孩子的疑问而已。
        我又问:“那我们会被屠杀吗?”
        她听了以后又笑了起来,“不会的。我们家又没和人结仇,有谁要来杀我们?”
        幼年的我似乎因此而松了一口气。多年之后,又学习到了不少知识的我再次回想起这件事,不禁多虑起来:南屠之前,他们是否也这样想?战争之前,有多少死者罹难之前抱有如此的想法?或者说,更贴近一点,有多少无辜者因为他人平白无故的恶意而被害?
        从小我被教育,当行善事、做善人、向高处行去;稍微长大一点后,他们又教我要懂得保护自己,有时为了安全要学会低头;再之后我自己发现,这一切都没有用。即使你没有任何过错,也有人要来害你,你又能怎么办呢?怜爱我的父母对此也无能为力。
        以前我在脑内幻想着另一个世界的故事,女主角是我的化身,我令无辜的她遭受他人的恶意、变得极其不幸,随后又幻想她的复仇,以此得到自我满足与心理安慰。成长一些之后,我明白这样的意淫没有意义,于是更改了故事。从这些思考中我所学到的,便是她必须要不断变强。只有她比敌人更强,她才有自保的能力,并且她必须在遭受迫害之前就足够强大。这即是说,如此的努力仅仅是为了生存下去而已。
        我的父母一直以来从未希望我能出人头地,唯一的愿望是我能幸福快乐地生活。我很感谢他们,但是我认为弱小的人是没有除了幸运以外的能力来保住自己的幸福的。我想要变得强大,但今时今日的我还是很弱小。在这焦虑与悲愤之下,才有了这篇随笔的有感而发。它们是我从平日见闻里所感受到的负面情感的厚积薄发,而最近的两起事件引燃了导火索。昨天我关注事件直到深夜,最终才一边心怀绝望,一边用“睡一觉起来就会好了”来宽慰自己尽快入睡。今日持续关注之后,我更是生出了“果然还是女孩子最可爱了。我讨厌男人。”的想法。
        尽管如此,请相信这是我受到打击、尚未调整好的一时冲动。虽然恢复过后,我大概还是只会对女孩子更有好感(笑)。
        引用诗篇的一部分理由是因为前段时间补完了《Chevalier》的缘故,另一些原因是因为它们很合适。虽然我确实很悲观,但是我永远相信真理。ED《OVER NIGHT》令我深有感触:“Forever…… Tears fall, vanish into the night. If I'm a sinner…… Chivalry, show me the way to go.”我还是想去追寻某些东西,尽管前途漫漫,我不知道该如何前进。
        最后,就用德恩与莉雅的诗篇来结束这篇乱七八糟的随笔吧。

        “主啊,请哀怜我,我被悲伤所侵蚀;求你恩待我,我正哀叹着。疼痛使我的灵魂孱弱不堪;求你医治我,我骨头发颤,灵魂也因恐惧而颤抖。”
        ……那些践踏轻蔑我灵魂之辈,
        主啊,求你令他们恐惧,让他们知晓自己不过是区区人类。
        主啊,请从苦恼中拯救我的灵魂,
        将我的敌人,将逼迫我者一一摧毁。
        奉真实与忠诚之名,我将对你展开报复。


评论
热度(12)

© Moste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