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tella

✨Ecallis的图书馆✨
啥都有的乱七八糟堆放地,日常活跃于微博@-Ecallis-。
十分热衷于描绘原创角色Aphrodia & Hyrowildr。
随想和零碎的创作会整理集合于个站(yeelorn.elacg.net或通过网页端的Yeelorn选项直达),如果发现被河蟹,可去那里看备份。就算没事也很欢迎交流:D!

        今日所有考试结束,决定去散心,于是搭上了地铁。在上地铁前遇到一位穿着有些古着风的少女,墨绿色花纹针织长开衫,内搭肉粉色衬衫,胸前系了领结。从墨绿色长裙下露出的是穿着白色长袜的双脚,踩着一双黑色粗跟皮鞋。一头中长发不烫不染,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又背了一个黑色斜挎小包。去地铁站的路上,我悄悄盯着她的那双脚看了几眼,黑白二色有一种迷样的吸引力。等待列车的时候,我从她身边走过,站在了一扇门前,心想大概是看不到她了吧,便低头看起小说来。谁知列车停稳,车门打开,我步入其中、右转、抬头,对上了她的视线。

        到现在也还没有想明白她是什么时候走到我边上来的,不过当时心底很高兴。我在与她隔了一个空位的地方坐下,不时用余光打量她。可爱,真是太可爱了。可惜的是我们之间并没有像小说那样擦出更多的火花,一是因为今天穿的很随便,没有搭讪的资格;二是贸然搭讪会让别人觉得困扰吧……三是,我逐渐确信自己是双性恋,说不定会被人家讨厌。

        她在昌平路下了车,我则在后一站的静安寺。本着“没有目的”的目的,决定沿着南京西路走到外滩。

        南京西路上不少橱窗已经沾上了圣诞的气息,都非常漂亮,一路上我目不暇接。顺路去吴江路走了一遭,感觉变化不大,当年去过的掌上韩品还在,相当令人怀念啊。现在想来,那天的七人真是个奇怪的组合……

        很快就来到了步行街。当身上只有60元的我想找个吃饭的地方时,心底不禁对眼前的现代化都市之景反感不已。“啊,你们这些仅仅是快餐要想吃饱也得40左右的城里人!贫穷的我根本无法在这个物欲横流之地生存下去,万恶的资本主义啊!”然后便愤世嫉俗地拐入步行街边上的小路,在一众面馆里选择了黄焖鸡米饭加金针菇(20元)。站在富有生活气息的小路上遥望步行街上商业气息浓厚的景致,旧与新形成有趣的对比,这才是上海啊,我这么想。(没有照片是因为技术不行拍不好的缘故)

        随着人流慢悠悠晃到外滩,再晃到渡口,摆渡到浦东去。船上的玻璃窗旧得泛黄,向外望去仿佛是黄昏之景。一位男生看见我想拍照,主动带着自己的朋友走开,把窗边的位置让给了我,非常感谢。窗边还有一对情侣,女性望着窗外轻轻哼唱,男性则安静地聆听。

        在滨江大道下的茶香书香歇息,顺便打开地图思索接下来的路线。突然发现世纪大道一路通向世纪公园,当即一拍大腿,哟呵一本道啊!说走咱就走。然后就在陆家嘴的环形天桥,因为地图定位错误而迷了一会儿路,阴差阳错走进ifc国金中心。巧的是,这里正在举办法国路易王朝古董家具展览,且今日正是最后一天,于是我就在这里转悠了一会儿。工作人员主动给了我一本导览手册,让我感受到了人性的光辉。很多家具上都有美杜莎的雕饰,据说是因为西方喜欢以恶制恶。

        认真地看着导览手册时,突然被边上的男孩扒上手臂,他一看发现不对,才知道是把我误认成他母亲了。于是在场的工作人员、母亲以及我三个成年人发出了和善的笑声,顿时小小的展厅前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出了国金,正式踏上世纪大道。我究竟有没有达成目标,成功抵达世纪公园?请听下回分解。大概等我打半个小时的字吧。但是睡着了的话,那就是白天的事了。

        P9是前天(大概)去吃的博多一幸舍,挺有意思。P10是昨天阿冰请客吃饭。

评论
热度(2)

© Moste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