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tella

✨Ecallis的图书馆✨
啥都有的乱七八糟堆放地,日常活跃于微博@-Ecallis-。
十分热衷于描绘原创角色Aphrodia & Hyrowildr。
随想和零碎的创作会整理集合于个站(yeelorn.elacg.net或通过网页端的Yeelorn选项直达),如果发现被河蟹,可去那里看备份。就算没事也很欢迎交流:D!

        今天上班,晚饭去吃了汉堡王,霸王鸡条的盒子好有趣,可惜鸡条是辣的。

        工作的时候店里来了一对母子,母亲想要一件衣服,就让儿子来咨询。儿子看起来刚开始上小学的样子,同事兔子则是个可爱的姑娘,身高与他差不多,只是年龄应该比我更大。

        原本我正在门口圆台边叠衣服,兔子走过来,也伸手拿起一件衣服整理着,“那个死小孩,居然叫我阿姨!”

        我一开始没听清,以为是遇到了什么奇葩顾客才让她这样咬牙切齿,听清之后不禁哑然失笑。“九零后的年代已经远去了。”我开玩笑道。

        仔细想来,历史就是如此,在一代一代之间传承着。若非共处一个时代,可能就很难彼此理解。曾经我看着外公裸露的后背上一道奇异的凹陷痕迹,问他这是什么,他告诉我那是被鬼子砍的一刀。我也问过他在抗战时期是怎么度过的,他的回答说,那时的夜里他与奶奶同住,躺在屋里就听着头顶的炮弹声打来打去。虽然年代久远、正确性难以考究,但是我想,这些就是他仇视日本的原因。

        然而我难以理解他的仇恨。我生在和平年代,出生在上世纪的末尾,对于那段历史的理解仅限于教科书,尽管我对这段历史有相当大的兴趣并能理解那时的危急存亡,我对日本人却没有仇恨。我知道他们侵华所带来的巨大灾难,我不理解他们为什么不道歉,看到对那段历史的描述时我也紧握拳头,想象着有朝一日能让他们尝尝同样的滋味。但是一说到当今日本民众,就恨不起来。也许真的是因为我不是亲历者吧。

        这两天一直在循环昨日的视频,实在是太燃了,正准备学习这一段历史中大大小小的战役与逸文。查询过三大惨案后,真是觉得历史就是最精彩的故事,艺术来源于现实这句话说得实在在理。


评论
热度(2)

© Moste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