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tella

✨Ecallis的图书馆✨
啥都有的乱七八糟堆放地,日常活跃于微博@-Ecallis-。
十分热衷于描绘原创角色Aphrodia & Hyrowildr。
随想和零碎的创作会整理集合于个站(yeelorn.elacg.net或通过网页端的Yeelorn选项直达),如果发现被河蟹,可去那里看备份。就算没事也很欢迎交流:D!

上戏创想周 《维洛那二绅士》(20161017)

       上戏每年都会在金秋十月,丹桂飘香(……)的季节举办艺术创想周。因为尼桑是上戏的学生,我通过她接触到了这个活动,每年都会来看看,顺便找她玩,然后吃个全家便当。
       14年是我们刚升入大一的时候,也是我第一次去上戏。那一年的创想周,来自加拿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的双人吉他组合The Command Sisters在草坪上表演,秋日下午的阳光照在草坪上,那对姐妹在台上弹唱,让我人生中第一次突然真切地感觉到“活着真好”。尼桑摆了摊,我过去帮忙看摊子,顺便在上面寄售了三个手作的小首饰。毕竟只是做着玩的,技术不够也没花心思,最后只卖出去了一个,赚了几天饭钱(同时让我意识到这价格的水份有多深……)。尼桑则卖自己画的手绘明信片,还有现场绘制速写的服务,销量不错。
       15年则是和尼桑一起观看了校内学生的话剧作品《沉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1),是在小草坪上搭建的露天舞台。前一天我在自己学校观看了外国语学院改编的话剧《威尼斯商人》,说是融合了现代,实际上就是在节目中强行插入一首现代的英文歌,主角随歌跳一支舞(而且那舞蹈给我的感觉相当随意)……除此之外,舞美让人难以恭维,不过毕竟只是外国语学院的作品,团队已经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所以,那天我一边和尼桑在暗中吃着她母亲带来的麦当劳,一边看着表演,心想“果然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啊”。虽然演员们说的台词我听不太清楚,对于这究竟是怎样一个故事并不十分了解,但光从舞美和演员来看,就已经超出昨天的外国语学院一大截。
       那年的大草坪上是中日两国的女子偶像组合表演,台下有狂热的打call。我在半路被台上的一位日本姑娘迷住了,于是鼓起勇气跟着排队上台参加拍手会,并对她说了一句“あなた、とてもかわいいです”这样蹩脚的日语,好在她听懂了,很开心地(至少看起来是那样的)回道“ありがとう!”后来我还和尼桑去领了现场发放的礼包,纸袋里装着一杯泡面、一瓶能量饮料和一件应援T恤。我们把这当做日常生活的口粮补给,尼桑还把那件T恤当成睡衣,评价颇高:“很软,穿着挺舒服的,去澡堂路上以及睡觉时的最佳选择。”
       那年我也算是成长了,这种主动和陌生人搭话的事先前我是不敢做的,甚至连去快餐店的柜台买东西都不敢。今天理照片时也总在慨叹“居然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啊”,随后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有点靠近我所羡慕的那些人了,因为我终于也有了一点点历史。原来我一直以来缺的是资历与时间吗……?


       16年,也就是去年,本来是抱着戏谑的心态去看看大草坪上所谓的“名古屋上海男团对战演唱会”是啥样的,结果和前年的中日女子偶像组合差不多,只是今年变成男生,途中我还意外的觉得其中两位金毛银毛的不错,跳舞的时候那被包裹在黑色衣物里的纤细腰腿……很合我的口味。另外我其实觉得视觉系挺好看的,虽然会被人说是杀马特。今年是毫不犹豫地就排队上台去拍手了,不过感觉顾客体验没有女子组合的好。这次尼桑从一开始就对粉丝礼包虎视眈眈,到了能领的时候,只见她冲进大妈大爷群中,不久后就拎着三个纸袋杀回来。最近的口粮和新的睡衣又有着落了呢!


(领完补给包之后美滋滋的尼桑)
       之后依靠着尼桑,混在家属行列中去剧场后台观摩了学生们表演的《维罗纳二绅士》。我对剧本有点意见,不过原作是莎士比亚……整场里最喜欢演狗的(真的是狗orz演得很生动可爱)金发小姐姐和演大小姐的金发小姐姐(我好像就是喜欢金发hhh)。



(那天是最后一场,结束后有各种家属上台)

评论(2)

© Moste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