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tella

✨Ecallis的图书馆✨
啥都有的乱七八糟堆放地,日常活跃于微博@-Ecallis-。
十分热衷于描绘原创角色Aphrodia & Hyrowildr。
随想和零碎的创作会整理集合于个站(yeelorn.elacg.net或通过网页端的Yeelorn选项直达),如果发现被河蟹,可去那里看备份。就算没事也很欢迎交流:D!

超dramatic的书市遭遇,并赞美月亮

       与远方书屋的相识缘起于三月底的一场小型藏书票展。那次小展不仅让我第一次接触到了藏书票,而且也对这家隐藏在城市中心的小书屋产生了好感。店内人不多,从窗户向外望去,能看见附近有些破败的老房子。那天还是暮春时节,几只猫咪在老房子的屋顶上跃来跃去地散着步,有时趴在阁楼的窗口懒洋洋地晒太阳,悠闲的不得了。我喜欢老房子,喜欢猫,喜欢被书包围,喜欢人少的地方,也就顺理成章地喜欢上了这家书屋。

       我从书架上挑了一本书,坐在椅子上翻看起来。这本书是日本人写的,介绍了月球及相关文化,包括在日本文化中对不同月龄的称呼,比如栗名月、十六夜、明月光和星月夜这样美妙的名字,还有古代人在各种月夜下举办的热闹庆典。总体而言是本不错的科普书,但因为时间有限,我只读了一半,便把书放回书架离开了,并在后来的散步途中暗自决定:下次再来这家书屋的时候,就把这本书买回家去。没想到期间发生了很多事,一拖就拖到了今天。

       今天原本的安排是去医院复诊,而我的奇妙作息导致起床时就已经是下午了,加上姑姑一家今天要来,爸爸希望妈妈和我能回家吃晚饭,诸多因素累加起来,这一个下午的安排似乎已经满了。不过呢,走到医院挂号处的时候,医生对我们摇了摇头,“周六下午两点之后就没有挂号了,”她无情地宣布了这个消息。

       我低头看了看手表,嚯,14:20,只差一点……妈妈继续问道:“那明天呢?”

       “周日一整天都没有。”

       预定要做的事没能完成,我陷入了深深的沮丧,瘫在问讯处附近的桌子边。看来只能周一再来了……这几天多吃的药应该没什么大关系吧?实验室那儿又要多请一天的假,真对不起室友们……我满脑子都盘旋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妈妈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一想到外边的大太阳天,而且我还如此沮丧,我就哪儿都不想去。继续瘫了一会儿,我终于觉得这样也不是个办法,既然事态如此,那要不就去书市瞧瞧吧?

       书市指的是今天在远方书屋举办的第五次愚人书市。参与愚人书市的是上海的几家私人书屋,贩售的都是店主精挑细选的书籍,以诗歌、古书、老电影、黑胶唱片等为主,给我的感觉是比较偏向人文关怀、注重人的内在感受。其实这样的主题并不是很合我的胃口,但我喜欢书市这样的环境,也喜欢参加有意思的活动,所以我还是兴起了去瞧一瞧的念头。书市只有今天一天,原本我以为去不成了,结果在医院出了这么一个意外,我便在沮丧中带着妈妈、顶着大太阳来到了远方书屋。

       书屋在一家商务中心里,走到那附近便看见了海报,上边印着“看什么看,左转继续向前走。都到这里了,不进来搞事你好意思吗?”之类的有趣语句(记得不是很清楚,也没有拍照,只是按照大意叙述了一下_(:3_|/_)_),还有音乐声传来。走进其中,就是几个露天的小摊位,炎热的天气没有阻碍店主们和顾客们的热情。有一位大叔在很high地放黑胶唱片,地上还摆了些油画,看起来颇有意思。

       我稍稍晃了一圈。虽然对黑胶唱片有兴趣,但身为学生,暂时负担不起播放设备;对于老电影所知不多,也就不准备买光盘;一些市面上淘不到的旧书似乎很有意思,但看了一下封面与书名,都是我从未涉足过的领域;装帧精美的外国古书很合我的胃口,但一来不一定看得懂,二来这样精美的书应该很贵吧……最后一个摊位是远方书屋自家的,因为我此时既沮丧又汗流浃背,而且有了先前对于其他摊位的认识,没有仔细去看摊位上还有什么书,倒是隐约瞥见了一摞被牛皮纸包装好的书本——它们是远方书屋的“秘密书单”。

       所谓的秘密书单和钟书阁的blind dating一样,就是指将书包进不透明的包装里,再在外部写上对于这本书的一些描述,供不知道想买什么书的顾客挑选,和福袋的性质差不多,给买书这件事增添上随机的乐趣。不过那些描述乍一看都有些心灵鸡汤的意味(只是在我这样刻薄的人看来),而且我去书店时常有自己的目标,所以对这样的秘密书单缺乏兴趣。

       就这样逛完了书市,我转身上二楼,终于再次步入远方书屋,凉爽的空调让我更喜欢它了。与上次相比,室内的布局有一些变动,我走到记忆中与宇宙相关的小书柜,扫视了一下,再更仔细地找了一遍,随后又看遍了所有书架……

       没有!上次那本书不见了!不会吧……我以为这样偏僻的地方,顾客不会很多(对不起店员orz我是这样猜想的),而这样少的顾客之中,偏偏有一人恰巧抽中这本书的概率就更低,不会这么巧就被买走了吧?……也不是没有可能。

       丧,今天真是太丧了。越来越沮丧的心情在瞧见一本《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并将之与莲妈联想起来后稍微好了一点,我坐在椅子上翻看这本书,妈妈去柜台买饮料和蛋糕,柜台里只有一位忙得焦头烂额的姑娘A。A只会做美式,听到妈妈要点拿铁,忙说“稍等一下哦,我去把会做拿铁的那位叫回来……”随后就匆忙跑出门去。费了一番功夫(主要是A在奔走),我们喝着咖啡吃着点心,吹着空调翻着书,身上的汗总算是干了。

       一位老妇人带着小女孩上楼来,我猜测那是她的孙女。老妇人刚才在楼下,因为孙女喜欢而买了一张黑胶唱片,似乎与店主聊得很投缘,店主便上楼来,要请小女孩喝饮料。他们还聊到老妇人被丈夫嫌弃乱花钱,可店主觉得她是花钱在自己喜欢的事物上,哪能算乱花钱呢?然后还拉着那位丈夫坐下,听起来相谈甚欢。还有其他的店主上来蹭空调和绿豆汤——这几家书屋常一起办书市,互相之间似乎都很熟络,我猜。

       突然其中一位店主走进来,“下午四点的时候,我们楼下书市有台湾现代舞表演,欢迎大家来观看!”他宣布道。我一看表,正好四点,妈妈表示不妨下去看看,看完也差不多该回家了,于是我们就带着决定要买的《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去柜台结账。柜台还是只有非常忙却又总是犯迷糊的A,一位男士想买拿铁,A说:“拿铁?拿铁我不会做诶,您要不要喝美式?”又有人想要百香果茶,A着急起来:“哎呀呀百香果酱在哪里啊……不如给您换成柠檬水好吗?哇稍等我问一下百香果酱在哪里……”然后她对着手机问道:“百香果酱在哪里啊——”最后她转过来,为我们结账。这时,妈妈问了一句:“请问你们这里之前有一本书还在吗?我们看了一半,想买回去的,结果没找到,叫……叫什么来着……”

       “叫《伴月共生》。”我不抱期望地接道。店里有这么多本书,店员哪会记得住某一本特定的书是在什么时候被什么人买走,又或者是藏在哪个书架的角落呢?这里看起来也不像是会用数据库管理书本库存的样子……

       A却出乎我意料地一拍脑袋,“哦哦!那本书,包进秘密书单里了,是我包的,我能认出来!在楼下摊位上,我帮你去找——”但是她还没说完,又有顾客走到柜台前来了,我们觉得她这样很可爱,笑着表示理解,并答应到楼下去等她。


       走到楼下时,穿着黑色衣裙的短发姑娘已经开始跳舞,舞蹈动作很有张力,不过在欣赏不来的人眼里或许会觉得很神经病……幸好没有煞风景的人出现,大家看得都很愉快。她从小巷出口的桌上开始伸展肢体,随后舞动着穿过小巷,在开阔的露天空地上四处张望,走到各位举着手机拍摄的观众身边来,面无表情地不停打量着,被她的目光直视令我感到一种奇怪的害怕。

       此时那位播放黑胶唱片的大叔放起音乐,姑娘便跟随音乐舞动,还顺手拉来一位女性观众,两人之间的互动让观众们都会心一笑。她又舞到唱片摊位的椅子上——我开始确信这一切都是她的即兴表演——然后她越舞越远。“大家可以跟上去!”那位宣布有舞蹈表演的店主此时对观众示意,于是大家纷纷举着手机跟了上去,追随着她那如风一般自由的舞步,穿过地下车库,到了另一边的露天区域。她在那堵喷满了涂鸦的墙前尽情地扭动身躯,最后一跃进了狭窄的、通往二楼的楼梯。有人在此时宣布舞蹈结束,大家纷纷鼓起掌来。片刻过后,当舞者从另一边的楼梯出现、取水饮用时,欢呼与掌声此起彼伏,她不复表演时的那种气场,有些腼腆地笑了起来。

       在观众中见到A时,我回过神来,走向了远方书屋的摊位,这时桌上只剩一本被牛皮纸包裹的书,看来秘密书单的销量不错。A也很快赶了过来,在桌下的箱子里翻找着。我正等着她翻出那本书来,却见她直起身,询问了摊位上的店员B,最后说:“没有了!秘密书单都卖完了,只剩那一本,”A指着桌上仅剩的那本,“但那本不是你要的……不好意思……不如你告诉我书名,我帮你再淘淘?”那是一本新书,很容易就能在网上买到,倒也不用这么费力,所以我表示会自己去买,谢谢她的好意。A很快又匆匆离去,柜台那儿也许还有人需要她。

       我又有点沮丧。走近摊位前,我看着牛皮纸上附着的小棉纸条,上边是手写的书本描述:

       一本温柔的科普类图书

       一件熟悉又陌生的事物 .

       “等等……”我说,“这个……好像就是我要的那本书。”我不太确定地说着肯定句。

       “那就买下吧,无论是不是,买下都不是什么损失。”妈妈提议。

       付过钱后,我便着手拆起包装,店员B也很期待,还帮我解开了绳结。我心底满怀希望,但是又做好了失望的打算,所以好像也没有那么期待——总之,我掀开了牛皮纸包装。书本的一角显现出来,封面是深蓝色,还印有一个“伴”字。

       卧……槽……

       我心底浮现出这个词。

       “就是这本!!!”但是我嘴上是这么说的。

       妈妈和店员B都惊叹真是太有缘分了,我也很心满意足,这股满足完全把没复诊成的沮丧给覆盖了。



       这就是今天的奇妙遭遇。其他人物之间的关系是我的猜测,叙述上也没有用很直白的大白话,不过事件过程是完全真实的XD

评论(2)
热度(2)

© Mostella | Powered by LOFTER